時効を待ている。
穏やかを感じる、絶望に滲む。
 

突然好喜欢好喜欢去年写的兔子

虽然对于fell系来讲真的很ooc(

我原来也可以写这么可爱的东西呀

查看全文

如果从诺曼宠法解析的话
他摸到艾玛左耳的时候应该是非常心痛而且会很生气
但是看到艾玛的反应
他知道她希望他为全员逃出开心
就像以前在她哭的时候诺曼微笑着安慰她
所以他还是微笑着听她讲话

真的很宠了啊!!!!!!!!

查看全文

觉得妖狐兽拟人应该是穿灯笼裤的潮流酷姐(……

查看全文

等等这才开年我就差不多写了5k+了好想仔细数数

说不定加上final essay们就一月万字了呢(

比起厉害的老师来讲是完全不值得自豪的事情,总而言之还是加油开脑洞吧


总有一天要写出一直梦想着得到的故事

虽然是如此期望的

但还是希望能够在嗑cp或者是读书的时候读到那样的东西啊

还是感觉挺无望的(唉

查看全文

他在刚知晓温柔的温度之后就失去了它
迎接他的是死亡,可是似乎也变得没有抵在脑门后的铁块冰冷了

如果你会在那一边微笑着和我一起前行的话
即使是可怖的黑夜也能越过

这个反转真的太难过了

呜呜呜u呜呜呜你们终于又见面了呜呜呜u呜呜呜

好久没唱歌了
所以去唱歌了

查看全文

以前认识的朋友删博了……
删博是真的很爽(

查看全文

‘为什么张开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察觉到被呆然的视线审视,他漫不经心地稍微抬起脸,发现夜正用着她灰色的眼睛近似痴呆地看着他。

“既然在吃饭就乖乖把嘴闭上。”他说。

“……对不起。”

“不用道歉的。”

“……抱歉。”

夜长得并不好看,却也没有像夜鹰一样丑到所有人耻笑,可是,即使如此,她也向往着夜鹰一般的结局。她把碗里最后一小坨饭扒拉进嘴,放下碗就要走。

“吃得太少了。”他说。

“……对不起。”夜不敢和他对视,好像如果看见他的眼睛,心里狂啸的罪恶感就会全部涌出,再次将她压得直不起身。“最近没有食欲。”

“你的最近太久了。”

“鹰你不用在意这些的。”

“你年纪也不小了,过这么久了都还是不能信任我吗。”

夜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却直接把话语揉烂,融成了笑脸。

“你的笑真的是比哭还要凄惨。”鹰淡淡地说。“服了你了。我会一直等你的,相对的,你要把难过的事告诉我啊。毕竟是一家人。”

“对不起。”

“别在意。”

查看全文

捏了下自家
一般不会捏成很开心的样子
“不一定要因为开心就笑出来”
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太天使了艾玛酱555555

她始于数据,行至终末也只会归回数据,连一抔灰也留不下,所以她从不因脚底的土地动摇。虚构的重量之于她没有任何意义。
留姬说,照你这说法,其实我们人类也一样,终究也只会是一抔土。

血和肉都会是?

对。而且我们要做的不仅仅是战斗,或者简单来说可能也和数码兽之间的战斗很像。像我可能是完全被我妈妈克制的,我敌不过她。虽然我没觉得你是无敌的,但是妖狐兽也有不擅长的事,不是吗。

‘我不擅长了解人类的事。’妖狐兽把话咬烂咽下。

可是我会保护留姬,只是这样也会……

这样也会。
牧野留姬看着湖面,淡蓝色的眼睛映射着湖面的灯笼似的光。很少见妖狐兽如此钻牛角尖。
她接着说:人类是时间的消耗品,用完一个就是下一个,为了废物利用,就会变成尘土,供以后的人踩着,很便利吧。

查看全文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