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ω˘)

查看全文

我想知道

安详地睡着
是说人家已经死了吗

查看全文

【UT SF】千分之一

瓶颈了orz

角色ooc请注意喔。

——————————————

弗里斯克大踏步着走进占卜小屋,就听见屋里有好些人在叽叽喳喳地讲话。那些声音听起来每个都很耳熟,每个声音都和她的有相似之处。

屋里很黑,弗里斯克觉得自己快要变成哆啦O梦,伸手不见五指。她看着屋里墙上镶的一颗能发光的水晶,语气平淡地抱怨道:“太黑了,不能加盏灯吗?”又在心里吐槽:弄得像是鬼屋。

屋里的声音有雀跃的也有悲哀的,于是他们安静下来,变得只有一个和弗里斯克语气一样平淡的女孩和她对话。

女孩说:“不行,你不能看到我们的脸。”又问弗里斯克:“你的事办成了吗?”

听到这话,弗里斯克抿着嘴唇,说话开始变得吞吞吐吐:“算,算是吧。谢谢您,呃,您们的建议。”

于是屋内传来一片唏嘘声。

有少年的声音说:“怎么这样,他明明连看都不愿再看我一眼。”

然后一个声音柔和的女性声音带着鄙夷意味回应他:“那还不是因为你把人家家人朋友都杀了。”

又有人用忧郁的语气说:“我只不过是多重置了几次就被他死死盯住了,还以为是恋爱的超展开呢……”

一个声音稚嫩些的回应道:“就算是普通人也不喜欢整天拿东西割手腕的家伙吧!”

“哪里,我明明试过上吊。”



弗里斯克听得脑袋发晕,忍不住后退几步。

她小声说了一句“先走了再见”,就跑出房门,看见身穿蓝色外套的骷髅向她招手。

于是她快乐地小跑到骷髅的身边,给她的大骷髅一个亲切的抱抱。

————————

感谢阅读,是爽文(

查看全文

一个晶苹(暴力ooc)

嘘。

这个梦我可从来没对别人说过喔。

————————————————

一切还是先从自我介绍开始会比较好吧。

我是荻野目苹果,是没有王子的灰姑娘。在成为社会人没几年之后就突然病倒,变成没有成为“豌豆公主”的女人。虽然也不是没有长期的暗恋对象,而且他前天才来看过我一次。

但是吧,该怎么说呢。

我看到他的时候完——全没有心跳加速的感觉,就算已经不是女子高中生好些年了,这个症状也一点都不美妙。

“我的命运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啊!”

有时候如果我的友人不在,我就会这么想。

命运女神的诅咒总是随随便便地就能下来,就像我生病的前一天我还为了解决单身问题去了联谊会,上一秒盯着一个蓝头发的男人出了神,下一秒我的魂就真的飞了起来,让我两眼一黑就倒到地上。再醒来的时候就看见紧握着我的手的小阳毬。

“不愧是‘他’的妹妹啊。”我这样想道。

这实际上是个非常奇怪的念头,因为小阳毬家里除她以外根本没有其他兄弟姐妹。

不过因为我还在打吊瓶,就当作是吊瓶给我的梦就好了。

蓝色头发的家伙总是会给我一种不可靠的感觉。虽然这样对世界上所有无辜的蓝头发先生来讲实在有些过分,但这一点都不影响我的观点。

因为有个蓝色头发的高中生小鬼总是带着一脸无辜又温柔的笑容出现在我的梦里,若说梦境是现实的夸大,那我只是说“他们让我觉得不靠谱”完全合情合理。

而且,他总是用他漂亮的翠绿色眼睛看着我,让他的眼底被我的身影和星空填满,怎么看都是故意的!

一遍遍说着叫人头皮发麻的“谢谢”“对不起”,让我每次都像是做了噩梦一样醒来,让小阳毬担心死了。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

我的医生看到我总是被噩梦惊醒,又叫我在医院多呆几天,给小阳毬又添了不少麻烦。

都怪那个臭小鬼!



唉,说讨厌他,是骗人的。

我唯一觉得难过的是,我的东京,不会只存在于梦中吧。

查看全文

以前画的拿拿相关

一场由草莓牛奶引起的风暴(?)

*人物ooc注意喔

*没有想到好的题目555
*au杂烩()
——————————————————

“唉,你不觉得老W超会抓人的吗?”我一边打着手机键盘一边问F。

可F却一动不动地黑着眼眶,呆呆地盯着地板。只是因为被老板抓住偷懒的事就颓废成这个样子,和平常总是骂骂咧咧的他差别之大让我觉得明天我的身上就能长出几块肉,这样我和女朋友出门的时候就不会总是被别人盯着看。

过了好一会儿,F才抬手臂去抓他上面一无所有的脑袋。他的骨手不止怎么的,总是看上去比我的锋利得多。听说他以前住的区域是有名的冷酷又弱肉强食的区域,他就是因为这点才被老R选中。作为老板的W,我喜欢叫他老R。他瞎了一只眼,那只眼上又有伤痕的,不知道以前在哪里厮混过。只是听说他出身和F有些相似,到偏向和平的中立区开书店的理由更是个迷。

人们常说骷髅怪物的年龄比女人年龄还要难猜,不管是老R的处事的圆滑老成还是F的蛮横暴躁,没人能看得出他们究竟经历了什么,作为同事,我也懒得追究。

“嘿——大家辛苦了!”

刚进门的B看到我和F都在柜台处,就带着明亮的笑容向我们招手。我半抬起手,象征性地挥了一下,而F却直勾勾地盯着B手里领着的塑料袋。

“哇,F君你居然也是看到食物就会眼馋的家伙吗?我还以为只有H君会这样呢。”M一边用轻浮的语调说着,一边从一排排书柜之间慢悠悠地走出来,取下身上围裙样式的衣服,把它搭在手上。像是看到这个动作就想到了什么似的,M又眯起眼眶,说:“哎,你们不觉得这衣服适合当凶器一类的,像是如果把它搓成细细的一条就可以……”

“等……!”

“求你别。”

“闭嘴!”

看着正在把衣服搓成细长形状的M,B、我,还有F同时叫出了声。而F的声音更像是在怒吼,唯独他的声音在店内回荡。好在现在不是客流的高峰期,不然就只能看着老R笑眯眯地扣我们工资了。

“好啦,我只是说着玩玩,不然W君就……”

“怎么,你们在说我?”老W背着手就不知从哪里走出来,笑眯眯地看着我们说。

“好像现在是换班的时间啊。”

“是的!我已经到了!”B带着朗爽的笑容说,又从袋子里拿出几杯饮品放在柜台上。他双手合十,说:“拜托了,请你们一定要尝尝它!”

听到这话,M就凑近饮品的包装打量,轻笑道:“啊,这不是草莓牛奶吗。总感觉是情人节的特供产品耶,你就真的这样叫我们喝掉吗?”

B满脸为难,眼睛看向别处吞吞吐吐地说:“因、因为我兄弟突然说这款突然很难卖出去,但是他尝了好多遍都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我也喝了几次,也没觉得哪里不对。而且,而且和我关系特别好的人类也觉得没问题,她甚至喝到快上瘾的程度……”

“嚯,该不会是那个总是眯着眼睛的孩子吧。”M冷着脸说。

“那你还真是有个不得了的女朋友。甜食吃多了可是会蛀牙的。”老W手拖着下巴评论道。

“那种低劣产品的味道也没什么特别的,”沉默了很久的F突然说:“我认识的一个傻子也爱喝那个,她有一次还硬给我也点了一杯。”

听到F的话的B的眼睛顿时开始变得充满活力。

“是真的吗!那,那位小姐……呃,那位朋友觉得味道怎样呢?”

F冷着脸,想都没想就接话道:“她的想法我他妈怎么知道。”又补充道:“我觉得那玩意太甜了,你那弱智哥哥到底放了几勺糖?”

“你不能这么说我兄弟!”B叫道。

这时,老W拍了拍桌子。他翘着二郎腿坐在柜台旁的凳子上,右手拖着下巴。

“快到时间了,F君你们忙了半天的懒也该累了吧。”

他笑眯眯地盯着我们,又说道:“上晚班的H君和K君还没来,你们走的时候要告诉他们得抓紧时间过来。

虽然我不是很想干涉你们的私人问题,不过要是有其中的任何一个问题会影响到我们所有人,以及店的话,我还是要问。

F君你,身上最近发生了什么。最近的偷懒次数增加了……哦,对,外国文学栏还少了本书。那边本来应该是你负责的才对。”
老W一边笑咪咪地说着,而他那只原本应该看不见任何东西的眼睛现在却在发着红光。

——————————————————————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做了点修改,把R改成了W。经常看大家叫红酒叫red wine就被带偏了……其实就是wine啊。

查看全文

暴力ooc莓探

探险家跑步踩到香蕉皮,站不稳,摔了个狗啃泥,疼得要命。他想:今天我就得和我的可爱门牙说再见,以后再不能啃玉米啃到爽,可惜可惜。
他用手撑着身子爬起来去拍身上的灰尘,一不小心碰到腿上一条前些天摔破的口子,又想起这伤刚结痂不久,这下估计是又要摔破了。
可是他没觉得身上有哪儿疼。
他咬牙去用手指戳伤口,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他又拍拍胸脯——胸前有好些小洞洞。他正要想自己到底算不算是做了个噩梦,就听到身后有人叫住自己。
他回过头,就看见手拿烛台的女孩子,眼神冷冰冰像尖刀,一把把刺进他心里。
他突然就觉得自己得像那女孩道歉,可是到底要为什么道歉他又搞不清楚他究竟该说“对不起我又没和你打招呼就跑出去了”还是“对不起我走的那天忘了叠被子”。想来想去就只有一句对不起可以从他喉咙里挤出来。
他刚要张口,就看见女孩抬起手,像是要敲他的脑袋,而她身旁的管家模样的幽灵(?)在低头写着什么。
他听见女孩说:“你又死了一次。这是第774回了。”说完,她看了眼幽灵管家手里的小本子,叹了一口气,对他伸出手,又补充道:“真是拿你没辙。我们赶紧回去吧,我待会还有事。”

——————————————
个人对黑莓莓能操纵怨魂的猜想:她本来就在地府一类的地方有工作。

查看全文

fell系猛男可以开书店吗……

查看全文

人間のサンズくん
超潦草()

我流G线福没有黑化没有病娇
ta会因为自己杀了人而感到难过,也会讨厌自己
ta只是在一个地方转不过脑筋来
到底什么是自由,什么是幸福
如果挣脱枷锁就能得到幸福
那就让大家都变得轻飘飘地,一起飞上天空吧
就算小刀只能割断六分之一的引力,ta也会努力的

查看全文

OOC

怪物的王子不晓得死亡,他坐在我的床边,用着平常我们玩闹时的语调向我不停地问:
“弗里斯克,‘死’是什么?”
“弗里斯克,你要是‘死掉’的话,会到那里去呢?”
“‘死’,其实就是冬眠吧?”
“你‘死掉’的话,我们还会再见吗?”

我想了想,告诉他:“我也不知道‘死掉’之后人会到哪里去。如果是我的话,就会去夏天的巴士站,站在水母般的月亮底下,爬到楼顶上去看灯光下的百日红。”
他揉着他毛绒绒的耳朵惊喜地说:“那些地方,都是我们经常去玩的呢!”
我握紧被子的一角,把到嘴边的话咽到肚子里去。我觉得我是不想去死的,不然就没机会穿去年查拉送我的只有在夏天才能穿的衣服。就算她已经再也看不到我穿它的样子,但是,就算只剩是艾斯利尔,我也想让他看看。我们三人当时本来约好今年夏天要一起去看烟火大会,现在却只剩下了我和艾斯利尔。我和查拉已经看过好些年的烟花,也看惯了塑料袋里的金鱼。我擅自改变了所有人的命运,确实应该受到惩罚,但现在还不是时候,我想和艾斯利尔一起看烟花,我不想再看到他变成无心者的样子。

于是我看着他闪闪发亮的眼睛说:“不管怎样,我都会来见你的。”

查看全文

是我流fell

狗血暴乱ooc注意喔


给弗里斯克:

反正只要能看到你就好了,我一直是这么想的。

这种话要是告诉你,你大概会露出小狗一样的笑容,拍着我的肩膀说类似“你终于开悟了”的话吧。我得说:是你太罗嗦了。搞得好像我之前的数十年生活都在吃白饭,这样不叫人生气才奇怪。

我知道我的脾气确实是烂得不行,比如说现在我就是忍着在纸上写满脏话的冲动。你得想想,如果周边的人持续十几年对你恶言相向,怎么想都只有两种选项吧?要么就忍着当白痴,不然就骂回去。你忍着也会被杀,骂回去也得被杀,还不如让自己痛快一点,耍两下嘴皮子功夫。

我想我并不讨厌和平,只是这对我们来说实在难以想象。不管是十诫*还是黄金法则*都叫人不要害人,而黄金法则更是说要把身体犯了罪的部分切下,以免全身落入地狱业火之中。我们的遭遇只不过是因为自己做了太多错事,才会有在地狱生活的惩罚。你发现了有些人对你的言辞从不放在心上,那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已经没了救。我觉得他们的程度总比呆在遗迹的那个巫婆好,对自己已经发了疯的事实浑然不知,实在是过于愚蠢。不知道你原本世界的那群人类是不是也像我们这样蠢到不行,如果大半部分的人能向你一样那就还能让我松一口气,这样你可能就是因为没有遇上那样的人,才会想到要来无人归还的地底。或许我应该感谢以前和你来往的那群呆子,因为是他们把天使拱手让给了我们。

好了好了,不说这么多了。我是知道你最近一直忙东忙西才写了点东西寄过来,也没别的意思。有事就打电话,大不了我一脚把他踹到地上。


祝好,

衫斯

——————————

感谢阅读

补一点东西:

*1: 十诫:是摩西十诫

*2:“黄金法则”是耶稣在登山宝训中所教导原则的名字。事实上,“黄金法则”这个词在圣经中并没有找到,正如“登山宝训”这些词也没有在圣经中找到。这些标题是由圣经翻译团队后来添加的,为了让圣经学习更加容易。“黄金法则”这个短语起初是归因于耶稣在十六至十七世纪期间的这个教导。(来自https://www.gotquestions.org/Chinese/Chinese-golden-rule.html)不过我上课的时候,老师是直接叫它Golden rules的,我就直接翻译了((


查看全文
© 宇宙通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