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 SF】转生

怪物的话


不管怎样,我都不会希望那个孩子能够重生。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我的看法都是一样的。

他的能力实在是太过危险。想想吧,一个能把时间把玩在手掌之间的人,和定时炸弹没有太大区别。

当然,请您不要误会,我没有在批评我们的亲善大使。

所谓定时炸弹,一般来讲,它的威力都是由它的猛度来衡量。

我想您可能不能理解,怪物们长期生活在黑暗之中。在我们的亲善大使带我们来到地面之前,我们之中的大部分怪物甚至不知道天上熊熊燃烧着的火球是太阳。

即使是知道的,就比如说我吧。我还是个骷髅宝宝的时候就从书里看过太阳的图像,知道它是个火红色的恒星。可是,当我用我这对黑漆漆的眼眶,第一次去面对它的时候,才知道它的颜色实际上比火焰还要鲜艳,而且太阳光很刺眼——后者是我看到身边刚刚成为怪物们亲善大使的人类小孩把本来就睁不太开的眼睛直接眯成一条缝的时候得出的结论。我相信当时的阳光一定是道这世间为数不多的,能够穿透至我灵魂深处的光。所以在那时,我无比感谢将那道光赐予我的人,但是我深知我不会信任他。

我一直都在观察着我们的亲善大使。只要是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我见过他所有的伤口:不管是他给予怪物的,还是怪物们施加于他的伤口,我都见过。我从不是能够轻信他人的类型,而我所见的也都指出我的眼光确实明智。

我不想一次次体验那种失去重要的东西的痛苦,大概也就是人类常说的趋利避害了。要是他痛下杀手起来,波及到的就是整个地下世界,按照这个思路去想,他就确实和人形炸弹靠边了不少。

过了几十年我还是第一次见他在同一个地方躺这么久。若是平常,他要是躺下了,就一定会回到某个有着金黄色星星的地方。现在看来,他还真的是到了群星汇聚之所,希望他玩得开心。



一定要我说些话来纪念一下亲善大使吗?

老天,早知道有这种麻烦事我就不来了的,反正只要是没看到最后一眼,就总是会觉得他一定还在世界的某个地方活着。只要他还活着,我兄弟也不会伤心到去商场里买五年份的酱汁,说是每天都要给他做意面,让他不要为了离开伟大的帕派瑞斯和他的意面而感到难过。

一定要说的话,我还是不想让这位天使大人再度下凡,不然看到他我就会想起我那成堆的麻烦事。

我不知道他如何怀抱着难以数清的伤口入睡,不过我也没必要知道这些。只是,不管是人类还是怪物,只要脑子还算正常,就会想办法让自己避免相同痛苦的重演。要是不管是谁,生来就是要承受这些伤痛,说不准,只要不再重生就能避免这些痛苦。

如果看到别人痛苦时,自己也会感到悲伤难过;而自己受到伤害时,在自己感受疼痛的同时,又会有人为你的遭遇感到难过,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就直说了:

 


你还是别回来了*。

——————————————END————————————

感谢您的阅读。

这样来写,有部分原因是突然想起了芥川老师的《报恩记》,当时这本书是和父上一起在手机上听别人念的,觉得用这种格式写很有意思……没想到写完其实和自己平常摸鱼写一人称对话没有什么区别呢

可能会有亲善大使的版本 

最后的言下之意其实是“我不想看见你痛苦”但是让杉直接说出来就会很奇怪,就把这句话删去了。

评论(2)
热度(63)
© 宇宙通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