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 SF】海带排骨汤

*群作业

主题520

*角色ooc还请注意

*无性别福福,都用“他”指代。


我呀,曾在某个阴天收到过这样的信呢:

                                                            希望你能来找我。*

————————————————————————


衫斯把水蓝色的雨伞一把插进餐厅前的伞筒里,急忙冲进餐厅,跑到正中间的位置,坐到身穿蓝底紫色条纹衫的人类身旁,低下头双手合十,说道:“非常对不起——!我迟到了。”

“……嗯。”人类眯着眼睛,全神贯注地对付着面前的海带汤,直到他吸溜完汤里最后一根海带,他才抬起头,勉强算是看了衫斯一眼,又继续拿起筷子开始啃起排骨。

这让衫斯有些不安。他知道弗里斯克就算是遇到帕派瑞斯的冷嘲热讽,也不会张开平常抿成一条直线的嘴,只是是眯着眼,冷淡地注视着他周边的一切。这样,就算衫斯不相信面前眯着眼的人类可以拥有毁灭性的力量,他也不能否认,在被弗里斯克凝视时,确实有如掉进地面布满刀尖的冰窖之中的感觉。

但这正是华丽的衫斯想要改变的。

不管是他兄弟对弗里斯克的冷嘲热讽,还是弗里斯克本身冷冰冰的态度。正是因为世上总有不如意的事,世界才需要像他那样热心慷慨的家伙来改变。

这样想着,衫斯觉得他的灵魂就像充足了气的热气球,一下子飞到了嗓子眼。他取下湿了一半的蓝色领巾缠在手上,深吸一口气,对弗里斯克说道:“刚才的雨真的超吓人的!密密麻麻的差点连路都看不清了,总感觉自己也会淹没在雨里啊!”

弗里斯克嘴里嚼着肉,含糊不清地说:”窝n也给你点了通(我也给你点了汤)。”说完他就不再搭理衫斯,马上又夹起碗里的筒骨啃了起来。

衫斯低下头,连续两次失败的对话让他心里有些失落。这是他在地底时极少能感受到的,就算网络账户上只有个位数的粉丝他也没太在意过。现在他将其归结于当时抓人类的决心太过强大,总是想着他万一要是抓住了最最关键的最后一个人类,他就能拥有成千上万个好朋友。

他听查拉说弗里斯克一直陪着他在地底冒险,却没有想到过一个长期陪伴急躁话痨的人类会是冷静得过了头的类型。从最开始与刚得到新身体的弗里斯克进行的自我介绍开始,他就从来没有和弗里斯克成功地说上四句话,而且第三句永远得不到答复。这和他与其他朋友的对话数完全不能相比。为了能突破这个极限,衫斯的决心从来就没有动摇过,不仅为此费心不少,也没少请教过其他怪物以及他们的亲善大使。他今天请弗里斯克吃饭就是是查拉的主意,说是吃饭能让人心情变好,只要弗里斯克开心,他一定会多和衫斯说点话。

可能事实和理想还是偏了三条马路牙子,衫斯心想,刚抬头面前就突然出现了一个冒着热气的碗。弗里斯克没有看他,说:“你的汤。”

”嗯,哦!好的谢谢!”衫斯结结巴巴地说着,腾出捏着领巾的手,把碗推向自己的面前,拿起勺子喝了一口,还没尝到味,就觉得整个骨都快被汤里的热气给蒸发掉了,两只眼眶呆愣愣黑漆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还以为你在外面已经喝够了雨水,已经成了不会被烫到的金刚之躯呢。”喝完汤的弗里斯克转头看向衫斯,语气冷冰冰的,其中的嘲讽意味露出锋芒。

衫斯深吸一口气,感觉头骨里的热气还没散尽,本不存在的舌头也跟打了结似的,让他连话都说不清楚,只得结结巴巴地说:“仄,仄四我第一次喝仄么勒的汤(这是我第一次喝这么热的汤)。”

弗里斯克不搭理他,自顾自地看着窗外的瓢泼大雨,和模糊在雨里的路灯。对面的电视里,嗓音甜美的女主持人播报着镇上难得一见的大雨给路人制造的种种麻烦,期间还不忘用类似“要小心出行”的话语来嘱咐他人。

但温柔地说着话的主持人在弗里斯克眼里,只不过是个用着温柔语气义正言辞地对着完全不认识的人说教的伪君子,不仅没起到劝说的作用,心里猛增的不快指数反倒让他更想起身离开,拎着伞冲进雨里。

可是到要行动的时候,他才想起来少了些什么。


“……衫斯,能不能把你的伞借给我。”

衫斯嚼着海带,呆愣愣地抬头看着弗里斯克。

“我来这里的时候头顶的乌云只有草帽那么大,就没带伞。”

衫斯赶紧把海带咽下,拉住弗里斯克的手腕,大声说:“当然不行!外面的雨大得就跟瀑布似的,要是你不见了女王陛下一定不会饶了我!还是等雨下小些再说吧。”

弗里斯克挠挠脑袋,转头发现周围唏嘘声不断,店里所有人都在看着他和衫斯,而一旁刚刚还在报导着极端天气的电视节目开始报导起泛着粉红色泡泡的告白日新闻。

弗里斯克发觉气氛不对,又回头看到衫斯紧张得不得了的样子,只好妥协道:“……好吧。”

衫斯听到答复,松了口气,就放下弗里斯克的手,捧起碗,咕嘟咕嘟就把整碗汤都喝光了。

弗里斯克看着觉得有点好笑,就坐了下来,右手撑着脸,左手指着衫斯的汤碗说:“你喝这么急,不会是把汤里的骨头也一起吞进去了吧?”

衫斯从桌子一旁拿了纸巾,擦了擦嘴,怎么想都不记得自己的汤里有排骨,只吃到了沉到汤底的肉末。

“欸。”衫斯直冒冷汗,说:“不、不会吧。”

“当然不会啊,因为被我吃掉了。”弗里斯克冷静回答。

“这,这样啊……”衫斯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心里的小热气球却又飞了起来。



“你来地面之后有没有听说过诺亚的方舟?”弗里斯克懒洋洋地说着,看向窗外依旧下着的瓢泼大雨。外面仍旧是模糊不清的,看不清街边是否还有行人,也看不清附近十字路口的红绿灯。

“啊,这个我听说过!是那个在创世纪里被神眷顾了的人和他按照神的指示造的大船吧!”

“对。”弗里斯克答道:“我知道他比起世界上的其他人,品行是算好的那类,但是当时我念的学校还没讲到那里,我就从家里逃了出去,跑到了伊伯特山,所以对这个故事不是非常的清楚。”

“唔嗯……那确实是太可惜了……我觉得它还是个蛮好的故事的。”衫斯咬着勺子说着,脑袋偏向一边,看向窗外。屋外雨势似乎有些减弱,能见度却仍然低下。不管是亮起的车灯,还是穿着黄色雨衣的行人,一切仍是朦胧的,看起来都像是绒毛过多的玩偶。所有所有的棱角都被虚化了,从而显得良善,好像恶人随着大雨形成的积水一并消失了,崭新的世界就在眼前,明天的天空又将是无垠的蓝色。

“其实我是在见到已经得到新身体的你之后,才从查拉那里了解到你的大部分事情的。”

衫斯说这话的时候,一手摸着脑袋,有些羞愧的底下了头,笑得和普通的人类青年一样朗爽温柔。

弗里斯克感受到自他离世之后再没感受到的鲜活东西又出现在了眼前:是以前解放怪物的决心吗,还是说,是在别的时间线存在的别的东西呢?他说不清楚。而对面坐着的衫斯仍旧是在自顾自地说着话。

“但是呢、怎么说、我觉得,只要能见到你就会觉得很开心,想要多和你说说话,想要和你交朋友,但是这些想法又总是飘在我的面前,飞来飞去,搞得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弗里斯克在心底无声地尖叫。他过于习惯把一切都藏在心底,很多东西早就在他上一次离世之时就已经随着腐化的身体消失了。衫斯的行为于他而言,就像是把他舍弃掉的种种,重新从层层泥土之间找回。强烈的羞耻感造成的激动像是在他的耳边蒙了层纱,外界一切话语传达过来都让他觉得仿佛置身于暴雨之中。

在新的机械制身体和突然冒出的不明感情进行激烈碰撞,“大脑”快要因超负荷而停止运作的时候,他依稀看到了总是笑着的骷髅拉着他的手,好像是在说着什么。


弗里斯克第二天在家中醒来时,雨已经停了。

他拉开窗帘,看到阳光的一瞬间,像是捡起了曾经的常识一般,眯起眼用手遮住脸。而他见到的,是一望无际的湛蓝的天。



在大雨过后,世界终于得以重生。

而我们,也终于相遇了。*


END


感谢您的阅读。

*开头部分和结尾部分改写自是黒猫アンティーク的歌曲《少年ノアとΦの邂逅》。

一点点后记:

因为巧妙地错过了520和521,就尝试着写了个看起来比较像HE的小故事,私设是安黛因在给福做新身体的时候没有计算到他灵魂里“情感”的重量,导致了这次的小意外。

最后蓝莓说的话是比较开放的部分,可以是520也可以是别的什么。反正他已经成功地(?)把弗里斯克丢掉的东西给挖出来了。


评论(2)
热度(38)
© 宇宙通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