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C】愛を

还是爽文

箭头有点杂,是没当亲善大使的福福。


旁观者的话:

您好,我是来为我的朋友,弗里斯克的灵魂来祈祷的。

至于我的名字,您其实没有知道的必要。毕竟就连极东之国里最最厉害的偷盗者,都能得个和伟人一样的名字,您也不用在乎我究竟是那当盗贼的阿妈港甚内,还是别的什么甚内。*

我来您这里,只是为了让我的朋友的灵魂好受一点。他的身世实在太过于悲惨,若是要我来说明,估计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简而言之,他的亲身父母和应降入地狱的恶鬼无异……不好意思,失礼了,我不该当着像您这样德高望重的神甫的面去诅咒他人。

我其实对这方面一窍不通,弗里斯克也是这样的可怜虫。我们没有信仰的神,也没有遇到能够传教我们十诫的先知*。

您知道那个以前有着“有去无回”的传说的伊伯特山吗?其实我和他都曾在那里走过一遭。我是掉进地底的第一个孩子,只是因为遇到了没法解决的麻烦就跳了进去,以为这样就能解脱。可那高度实际上又不会伤人太多,我掉下去以后就被当时怪物王国的小王子发现了,被他给待会了家。他的母亲会治愈伤口的魔法。在她的魔法的作用下,我的伤口在顷刻之间就无影无踪了。那之后我和他们成为了朋友,再然后,我为了他们而死。

您别害怕,我那是自发的。怪物们比起人类,不知道和善多少倍,至少除了那具脸长得和垃圾袋一样的骷髅,怪物们就像是被埋藏在地下的天使。我愿意为他们付出。

至于我遇见弗里斯克,那就是在那个恐怖传闻传播出去的几十年后,虽然这个时间点是在我和弗里斯克一起带着怪物离开地底之后才知道的。

要我说,他是我见过的最最坚强又最最温柔的人。说他坚强,您也知道了,他从怪物栖息的地底逃了出来;说他温柔,也不难猜:他没有伤害仍和一个怪物,还耐心地听了我一路的唠唠叨叨。

唠叨这点可怪不了我,谁叫只有他的灵魂特质唤醒了我呢。您愿意听我说这么多也真是谢谢您呀。

就算是离开了地底,他仍旧是个沉默而温柔的人。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上周周一的清晨,站在他上学要路过的桥上,跟我说:他放弃了。

我当时很纳闷呀,心想他有什么好放弃的呀,是要辍学,要放弃他的兼职,还是要离家出走?

还没等我想出个所以然来,他就拿下背包,翻过桥,就掉进了河里。

我当时就觉得他疯了:他已经在地上生活了七八年了,为什么要突然进行重置?

所以我在一片黑暗之中看到他的身影时,我就骂他了。废物,懦夫,不管是这些词,能用的我几乎都用了一遍,结果得到的是他的微笑。

他就只说了一句“我把决心交给你了”之后,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我猛地拍打“继续”的按钮,从不太深的河水里游上了岸。

然而这些动作的主导者都是我,弗里斯克的灵魂就像是消失了一般。

我当时就觉得不对劲,把他湿透了的背包翻了个遍,就翻出来了一本日记——很明显是他希望我看的。

日记里用水笔写的几页早已经糊成了一团,只能依稀看清一个“爱”字,旁边是他用铅笔画的,有多支手脚的人类异形。我想起他和我提过,人能爱着的东西不过只有两三件而已*,问我怎样才能深爱着更多的东西。

可我的感情早就随着消失的灵魂一同消散了,当时也没有回答他,只知道他那段时间好像总是在给谁写着情书,还喜欢在里面夹上白色的花朵。明明看到蓝色的信纸,就能大致推测出收信的对象,可我也没有去问。反正他这个年纪,会有爱慕之心太正常了。我本以为他能告白成功,然后幸福地度过一生,但是在看到那日记本的最后一页,那用铅笔写着的,有些模糊的字刺进了我的心底。

上面写着:

    还有一个人需要爱。”

然后旁边是一团模糊了的,红色的水笔印子。


不是我自恋,我看到那团鲜红色的时候我就觉得那是为了我。因为他知道我失去了感情,就算再怎么被爱着,心却无法感知。

所以当我看到那页纸的时候,我又是笑,又是哭,我发自内心感激他的所为,可我又不能因为他的善良就将其当作理所应当。

所以求求您,用什么仪式都好,请帮一帮这样温柔的,弗里斯克的灵魂吧,就算不能去到天堂,您能不能帮他一把,让他少受点苦吧。

————————

感谢您的阅读!


*1:出自芥川龙之介的《报恩记》,其中向神甫祷告的大盗用和他同名的伟人来向神甫狡辩。

*2:出自《Exodus》即《出埃及记》,先知是摩西。

*3:出自Neru的《伤潮溺亡》

这次cp比较杂,不太清楚怎么打tag会比较妥当,要是有不妥的地方还请告诉我!!

评论
热度(24)
© 宇宙通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