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 SFP】要求很多的餐厅

*我流fell,角色暴乱OOC(?),请注意。

*剧情有参考宫泽贤治老师的《要求特别多的餐厅》。

*私心女福。

*没怎么捉虫(傻笑着挠头)

————————————

“呃,你是、真的、要进去吗?”

缩在人类身上的金色小花不顾身上的尘土,向人类的脖颈处靠近了些。即使是藏在了人类过长的鬓角后面,它脸上的担心也没能藏住。弗里斯克微微侧过脸去,向着陪同她一路走进森林里的花朵露出温柔的微笑。

“没事的。”弗里斯克轻轻地抚摸着小花残破不堪的花瓣。花朵感受到人类手指的冰冷而打了个寒颤,又听到人类腹部发出的咕咕叫声,沉声道:”好吧……”

它抬起头,打量着面前饭店的玄关处挂着的招牌:

                                   【餐厅:纸莎轩】

“那你就先进去吧。”小花用叶子轻拍弗里斯克的肩膀,松开环着人类手臂的藤曼,扎根进雪地里。“我没事,”小花的声音有点颤抖,”就是有点冷。我会在地下跟着你。”

接着,小花便一头缩进地底。弗里斯克搓了搓她有些冻僵了的手,打开了餐馆的玻璃门。

随后,一扇黑色瓷砖砌成的门立在弗里斯克面前,而门边挂着一块白板,上头写着几个竖直的细体字:

                           

                               【非常欢迎你们的到来。】


弗里斯克乐得要跳起来了。

眼看高兴地想要跳起来的弗里斯克身旁都快要开出快乐的粉色小花花,在地底跟着的小花伸出藤曼拽住弗里斯克占了土的小皮靴,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意识到自己的朋友在提醒自己可能还没有脱离危险,弗里斯克嘿嘿笑着挠挠头,又打开了下一扇门。

后来弗里斯克每打开一扇门,走廊两边都有悬挂着数个白色的画框。有的画框里放置的是羊头怪物的肖像,有的画框里放置的是身披黑红相间的铠甲的守卫的图画。她走过了三扇门,发觉走廊里摆着的都是相同的图画,才按压住自己想要东张西望的好奇心,走到第四扇门的面前停住了脚。

第四扇门的门前仍旧是放了块白板,可是内容却和前几扇门前的标语有些不同。白板上写着的是:

              

        【请先吃些糖果吧。(不然你可会没有充足的体力。)


弗里斯克发誓她从来没有在前面的任何一个面板上面看到细体字后面有歪歪扭扭的圆体字。她不安地看着白板一旁放着的四颗甘草糖果,一时拿不定主意。

她一路穿越森林,体力确实已经所剩无几,她不得不肯定地说,如果她没有走进这个餐馆,她很快就得重新穿越一次冰雪覆盖的森林。她现在身处的世界对她并不友好,如果面前的糖果是被下了毒也完全说得通。

弗里斯克摇了摇头,决定糖果晾在一边。她打开门后走过长廊,却发现门前的标语一旁又有个放了些食物的餐盘,里面放的是她路过兔子商铺时看到的兔子包,和几颗甘草糖。


现在请你先吃个糖包垫垫肚子。 我们餐厅该死的老板喜欢在客人进开饭以前送他们一些甜点,你他娘的希望你收下。】


这一次的标语旁边的提示有着很明显的涂改痕迹,而且她仔细打量兔包旁边的甘草糖,发现甘草糖的数量和上一扇门边食盘里放的数目完全相同,唯一的异样是这一次的糖果中,有一颗的包装纸被尖锐的东西划破了一道口子,她能从中闻到甘草糖的淡淡香味。

弗里斯克环顾四周,确定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可是她在轻声呼唤藏在地底的朋友时得不到任何回应。

想着白板上标语后面的提示的字体比起她在上一扇门看到的要显得更加张牙舞爪,歪七扭八,明显是写字的人脾气不好,要发牢骚了。本着“既然有人愿意对她友善(?)”的想法,弗里斯克把包装纸烂了的糖果拆开来放进嘴里。甘草的味道并不好。她含了一会就把糖果咬开,吞进肚子里,又拿起兔包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食物下了肚,弗里斯克咬咬牙,把食盘里剩余的糖果装进口袋。肉桂味和甘草回甘的甜味混在一起,她感觉身上又充满了力气,和之前打着寒颤走过森林的状态完全不同了。

或许小花在下一扇门那里等我吧?

弗里斯克带着这样的想法,打开了面前的松木制的门。

这一次出现在门边的标语又有些不同:

    【我的餐厅要求可能有点多,我为此深感抱歉。但还是请你拿上面板旁边的手套,餐馆里比较通风,会冷。再过一扇门你就可以用餐了。(说胫*的,你最好拿上。)】

弗里斯克轻轻地在地板上跺脚,但是没有人回应她。

没有了能给她明智建议的朋友,弗里斯克拍了拍脸颊,好让她自己清醒起来。

门边挂着的手套她也在兔子的商铺橱窗上见过,店铺主人给的标语是“让他如临虎尾春冰”,想必是有着实际威力的武器。弗里斯克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还不如给我个头巾呢。”

弗里斯克拉开门,发现里面的走廊里没有写了标语的白板,只有一个装了东西的布袋放在走廊中间的地上。布袋旁边有着歪歪扭扭的字:

                     【你的头巾。(你他妈的是傻Ⅹ吗。)

她向前走了几步,靠在门上,耐心地想要捕捉门后的动静。她以为长时间的东躲西藏和小花向她唠叨的内容已经帮助她练就了还算不错的听觉,帮她能分辨出各种细小的声音来决定是否要绷住神经警觉起来;可是周围实在是太过安静了,她甚至能听到自己怦怦的心跳声。她的经历告诉她,这样的安静是不可信的。上一次她经历这样的安静是在进入森林之前。她曾以为进入静谧的森林就能得到暂时性的安全,然后突然出现的矮个子的骷髅怪物打破了她的幻想。她在战斗途中吃了甘草糖,吃了甜甜圈,才有机会在她最后的回合壮起胆,用树枝去戳骷髅的咯吱窝,得到了骷髅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他说她的攻击就像挠痒痒,虽然她确实想要这么做。

弗里斯克深吸一口气,终于要决定拉开门时,她终于听到了门后的声音——是她的朋友的惊叫声!

她用力拉开门,看见花瓣残破的金色花朵直立在长餐桌之上,餐桌旁坐着穿着有毛领的红色兜帽外套的矮个子骷髅。

骷髅坏笑着,哑着嗓子对小花说:“我劝你还是小声点。我可是费了老大的劲,才把我那天杀的兄弟说动去做饭的。你家那个小人类八成是不会吃那混球留在门口的东西……要是不吃点东西恢复她的hp……嘿,或许我们能免费看场好戏。”

骷髅不太会保守秘密,他的声音只降到了“一般人”说话的水平,仅仅是比他平时骂人的声音要低沉些而已。

弗里斯克跑向餐桌的另一侧,隔着长餐桌与骷髅怪物对视。

发现友人的小花赶忙环上弗里斯克的手腕,把整个身子所在她的身后,只露出一片有缺口的花瓣。

“弗里斯克,我们得赶快离……”

“人类。”

没等小花把话说出口,高大的骷髅怪物端着撒了芝士碎末的肉酱意面走出厨房。

“我,残忍的帕派瑞斯认为你实在太过弱小了。”帕派瑞斯把装了意面的餐盘放在桌上,蹲下身使他能够正好和弗里斯克对视。
“我先前叫衫斯放在门口的东西,你带上了吧。”

弗里斯克屏住呼吸,大脑一片空白,只得连连点头。

“很好。”帕派瑞斯露出笑容,他脸上的疤痕看起来就像是尖锐的针,让他看起来好像全身上下都能溢点杀气出来。

“把这盘意面吃完。”帕派瑞斯命令道。

“我相信待会我们的追捕过程会很有趣。”




“不得不说你兄弟做饭还真的挺好吃的。”小花咽下一口肉酱面,对衫斯小声说道。

“一般般。也就辣样。”衫斯吃完最后一口面条,手里凭空出现一瓶调味酱,往嘴里猛灌了一口,又对小花说:“你快点吃。”

“噫。”看着衫斯的面条上的五颜六色的调料酱,厌恶地眯起眼,决定认真吃面,再不抬头了。

酒足饭饱之后,小花又重新用藤曼环住弗里斯克的手臂,向衫斯使了个眼色。

衫斯眯起眼眶,慢悠悠地走到弗里斯克的身边,偷偷抓住她的手。

就当”捷径“的魔法就要起效的时候,收拾好餐盘的帕派瑞斯走出厨房。衫斯只能放弃。

只见帕派瑞斯从厨房旁的书橱里拿出一本菜谱,伸手招呼弗里斯克到他身边去。

衫斯听到他那该死的兄弟对弗里斯克说:“你似乎对厨艺有还算不错的见解。或许我的追捕可以延迟一段时间。”

衫斯冷哼一声,打趣似的说:“你就不怕那混蛋的鱼女人来找?”

“也就只有像你这种这该死的懒鬼会怕。”帕派瑞斯冷笑道。

“都到嘴边了还能让她跑掉不成?”

——————————END——————————————

感谢阅读!!

第一次写fell有点小紧张。感觉自己写超平淡日常比较多(?)fell系狂野就会觉得很难……是我流fell了

boss好苏……本来如果按照参考的故事去写,就会写成有点露肉肉的sf的……最后被我硬掰成这个样子了(。)

文中用到的一个bone pun 是tibia honest,感觉大家应该都懂……英语的骨头笑话真的好蹩脚,有时候看完觉得超无语……

sans前面的行为我自己想的是他会在福的后面暗中观察,让后根据她的行为会在boss写好的标语后面添点小东西。至于脏话……面对顾客要有礼貌,所以他就故意写了脏话之后涂掉(虽然有眼睛的都能看清)。

sans:划掉不就不作数了吗。(摊手)

评论(6)
热度(49)
© 宇宙通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