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 SF】3331

*应该很短小,发泄用。

*标题取自ナノウ的同名歌曲。


“3

    2

    1

    跳——!”

———————————————————————————

1.

弗里斯克从除了他以外一个人粒子都没有的山顶上跳进洞坑时正是傍晚。太阳光走得突然,在他重新睁开他毫无生气的淡金色眼睛,抬头从颜色不知道比他眼睛漂亮多少倍的金色花丛往上眺望,洞外的世界已经浸没在夜色之中。

他晃了晃脑袋,耳边的头发贴到他的脸上——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头发有些长了,刘海飘在眼前发根快要直指眼睛。

他眯起眼睛。这是他第n次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因为他认为地底下是不可能有理发店。;而那n-1次是为他给自己手腕上划的伤口不够长后悔——因为他从洗手池旁边醒来之后除了脑袋发昏以外,他发现的周围没有发生任何改变。

2.

弗里斯克看着金色花朵脸上的友好笑容,发自内心的露出了微笑。

他确实知道花朵身旁的白色颗粒是子弹,而且子弹的数目还多得数不清……他为自己是否会被打成筛子,死相过于难看而感到担忧,不禁抿紧了嘴唇。

当他刚想开口,向微笑着的花朵恶魔请求一个还算好看的死相,白色的子弹就一颗颗打到他的身上。

花粉子弹虽非钢铁火药,打在身上时痛楚却能直伸骨髓。连续挨了十几颗子弹,他无力再征求什么,只得放弃。

将死之时,他像是回到了母亲的子宫里,蜷缩起身体,好像又变回了婴儿,泡在温暖的羊水里,不必为出生之后得到的长到叫人伤脑筋的生命感到困扰。血液像是已经厌倦了自己的主人,不住地逃离他的身体。但这却没有让他感到寒冷,反倒是让他对静谧的虚空多了一分期待。

死亡于他而言,无疑是最甘美的糖果,只不过,好像有人要把它从他的手中抢走了……?


3.

弗里斯克从餐盘里拿出一颗糖果,放进口中。

甘草的味道不怎么好,吃起来就像是他咳嗽时医生给他开的药片。

不过他不太在意苦药,便摆摆手就离开了房间。

只是甘草带来的回甘刺激味蕾,叫人心烦。


4.

“孩子,我帮你把头发稍微修剪一下吧。”

羊妈妈托丽尔把烤好的派放在餐桌上,转身向弗里斯克说道。

弗里斯克点点头,搬出餐桌旁的长椅,放到饭厅空旷一点的地方,却觉得太阳快要升起了。


5.

弗里斯克在托丽尔家住了两天。

奶油糖派的香甜味没法盖住他遮掩在长袖之下的,结了痂的伤口发出的颓废恶臭。

废墟里的蜘蛛们只要8G就能开心地从网上给施舍它们的家伙送出食物。

弗里斯克在废墟里一路宽恕好些怪物,收了不少友谊金,也没找着自己到底值些什么,能得几个钱。

他告诉托丽尔,他得出门,然后体验到了人生第一次被火焰灼烧的痛苦。

废墟里的怪物不算凶狠,只要他愿意咧开嘴,给它们讲些好话,或是给予沉默和尊重,它们就会放他离开,还不忘给自己造成的麻烦买单,送他些友谊金。

好像他的心脏还在赏味期限以内,怪物们不会排斥他。

弗里斯克走出废墟,金色的花朵没有攻击他。


6. 

一只青蛙一张嘴,两只眼睛四条腿。

一个骷髅……呃……一排牙……?


弗里斯克和矮个子的骷髅衫斯握了手,没对他手里的粉色臭屁垫感到惊奇。

他不太爱和人握手,因为他的手不算暖和,只是一直保持一个较低的温度。碰到别人的手只会让他觉得摸到了一个过热的暖手宝,总是不大舒服的。

骷髅的手倒是没什么温度,却又没有和冰块一样冷。


7.

衫斯对双关笑话的热爱似乎可以算得上是死忠粉级别。

弗里斯克吃着矮个子的骷髅怪物让给他的薯条,半个身子趴在酒吧的柜台上,听衫斯讲蹩脚的骨头笑话。

他不知道怪物们制作食品的食材都从哪里买来,但是有着金黄色泽的薯条又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薯条。至少得甩外界快餐店一个太阳系吧,弗里斯克想道。

他开口问衫斯,他们会不会在出身的时候,背上就已经贴好了标签,凭其内容决定价值。

衫斯没有看他,往嘴里猛灌一口番茄酱后说起会说话的花朵的事情。


8.

弗里斯克没有因骷髅严肃的话语产生任何紧张感。他猜测骷髅想让他感到害怕,他便低下头,刘海遮住眼睛,倒真是装出了一点被信任之人背叛的悲切。

怪物们从没问过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的数次死亡。

其实也挺好,弗里斯克想。

这样倒是免了在电影落幕之后对着演员表一个一个找,分出幸运儿和倒霉蛋。


9.

“衫斯。”弗里斯克坐在外界的快餐店里啃着薯条,向他的怪物朋友提出问题:“你觉得我们会不会在诞生之时,背上就已经贴了标签?”

矮个子骷髅吃完巨无霸汉堡,尽职尽责地用骨指把他没啃漏了的面包屑送进嘴里,漫不经心地说:“哪种标签?像是我玩恶作剧,把写了‘傻Ⅹ’的便条贴在你的背后那样?“

“差不多。”弗里斯克点头道,心里对骷髅不直视他说话感到困扰。

“比起这个,我建议你摸摸自己的后背。”

衫斯懒洋洋地说完,对着弗里斯克露出了他能做出的最灿烂的笑容,还附赠了一个wink。

弗里斯克伸手往背后一摸,的确是摸到一张便条。

他看向四周,发现有人对着他的方向指指点点,还有人忍不住在偷笑。



他揭下便条一看,上面是衫斯用他最爱的字体写的歪歪扭扭的几个字:

                    “你个呆子。"

衫斯伸出手就去拍人类孩子的脑袋。他懒洋洋地说:“你还是先做好小孩该做的事,再去想这些。”又指着弗里斯克的可乐补充道:“我老早就想喝你的可乐了,再放着就不冰了。”


——————————————END——————————

弗里斯克:叼。


这篇暑假有时间可能会重修一下,加点内容。真的是为爽而写,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ナノウ桑的这首歌我一直蛮中意的,特别是“每日无返场,日落就永别”这句。这首的miku的声音也好毒,强推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评论(2)
热度(36)
© 宇宙通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