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 SF】薄荷哨声

*是多尔芬 的后续

*角色ooc预警

*私心女福了,前篇也是

    

    

夜里十一点半,弗里斯克从包里掏出几个小时前在便利店里买来的感冒胶囊,和着从烧水壶里倒出的温开水咽下。

她的左手边放着一叠用过的信纸,而上午会议谈判的笔记早已被她放进背包。她现在不想去重新检查明天需要的物品,只觉得脑袋发昏。于是她用手撑着桌子,从靠背椅上摇摇晃晃地站起,拿手心靠了靠额头,为自己没有发烧而松了口气。她慢悠悠地拖着步子走到洗手台,拿着洗手台旁边的玻璃杯倒了点水,又在蓝色的牙刷挤上豆大的薄荷味牙膏。

她开始想念家里的草莓味牙膏和她用过的所有被她挤干净的果味牙膏。她不喜欢薄荷味。要说不好听些,她其实对所有带有些许辣味的东西都有心理阴影:她离开地底后一年的愚人节被衫斯拐弯抹角地捉弄(他偷偷在帕派瑞斯的意面酱汁里混了些绿芥末,天知道他兄弟为什么没有发现),一不小心就吃了些对于小朋友弗里斯克而言能够辣死人的酱。无法试图张嘴呼吸又忍受着冲顶辣味的弗里斯克伸着舌头,简直就像是被困在热锅上的小狗,可怜又无助,只能试图通过不停喝水来挽救自己受了伤的决心。

味觉迟钝如帕派瑞斯,在那年能够做出的意面好歹被毛茸茸好先生艾斯格尔评为“(勉强)能吃得下去”的水平。他面对痛苦不已的弗里斯克表示疑惑,随后拿起弗里斯克的盘子,终于第一次品尝自己做的意面。至今弗里斯克都能记得帕派瑞斯那天写在整张骷髅脸上的“怀疑骨生”,和他的感叹:“原来意面也能这么刺激。”


想到这里,弗里斯克咽咽口水,咽喉部分的疼痛感把她拽回多尔芬宾馆。她咬咬牙,还是鼓起勇气用薄荷牙膏刷了牙。

她把牙刷放进嘴里,刚用牙刷毛去蹭牙齿,就觉得薄荷醇带来的凉意就在舌尖上炸开了锅,鼻塞又无法用嘴呼吸的弗里斯克再一次感受到了曾经辣味愚人节的痛苦。

弗里斯克两眼一闭,抓紧牙刷就在嘴里一阵猛刷后放下牙刷,再拿起玻璃杯往嘴里猛灌一口水,把薄荷味的泡沫吐进洗手台。

 薄荷味牙膏是不可能再用的,这辈子都不会再用薄荷味牙膏了。弗里斯克想。

她把牙刷放在水龙头下冲了冲,再把牙刷头朝上地放进玻璃杯,拖着步子走到床边,整个人瘫倒在床上。她用着蜗牛般的速度爬到枕边,点开正在充电的手机的屏幕。

她发现她和薄荷牙膏做了近乎5分钟的斗争才洗漱完毕,其次是有个她没接到的,三十分钟前只呼叫了一秒的电话。她点开信息栏,发现来电人是给她辣味愚人节的罪魁祸首,也是收了她的信后三天都没有给出任何回复的懒汉。

想到她的桔梗花,弗里斯克觉得她可怜的同情心又泛滥了。万一衫斯没有记得给它浇水……

她不敢去想象等一直等着她回家的花叶子变得干巴巴的样子。


她点开电话,心里祈祷着衫斯还没有睡觉。

她在听见衫斯懒洋洋的“晚上好”从电话听筒里爬出来的时候,晕乎乎的脑子除了让她回复了一个闷闷的“嗯”以外,还让她的手指抓紧了电话。

而在她听见电话另一头的衫斯问她是否感冒的时候,她开始后悔在午夜给骷髅打电话——要是被托丽尔知道了,她肯定会被说教好一会。

但是衫斯仍旧是用着他懒洋洋的语气,装作出了糗的样子岔开话题:“啊呀,我这懒骨头好像忘记照顾你的花了。呃,那花的名字叫啥来着……橘梗?”

早就猜到自己精心照料的花朵的结局的弗里斯克叹了口气,得到的是衫斯在电子海的另一端给她的打趣:“哦真好,你至少还能用嘴呼吸不是嘛。”

他又说:“真的,你不能指望向我这样的懒汉来帮你照料花朵。我发誓我只能做到不让它被其他的什么东西吃掉。你应该让我帮你做些别的事情,比如说,告诉我你的房间号是不是6128。”

听到骷髅说出自己的房间号,弗里斯克顾不得感冒让她身上有多酸痛,也像是挺尸一样坐起身,用带着浓浓鼻音的声音问骷髅要干什么。

转眼之间,弗里斯克就看到房间里蓝光闪现,骷髅出现在她的房间。


衫斯放下电话,对着弗里斯克做起她们初次见面后他对帕派瑞斯做过的,摊手并附带了一个加了wink的笑容。

他说:“我被你亲爱的妈咪催来给你送药,是不是应该感谢我。”他又补充道:“然后是,我觉得你种的那点花应该是还没干,但是拿花汁染指甲应该不够所有的怪物用。所以我决定先一步来,提前把圣诞礼物和你交换一下。就拿我俩换成吗?”

衫斯看着弗里斯克睁开的,呆愣愣的金色眼睛说。

————————————END——————————

感谢阅读!!

第一次写刷牙,感觉好难。我的薄荷牙膏初体验是黑人牙膏,对小朋友极不友好,后来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用过薄荷味。

说到果味牙膏我超爱黑人牙膏的儿童款!!!!草莓味包装超可爱我爱兔兔!!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包装。



评论(7)
热度(31)
© 宇宙通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