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 SF】踏上银河铁道之前

*女福
*有各种来自《银河铁道之夜》的捏他。

星星里面是一定有火花在跳动着的!

弗里斯克在看完书之后向我这么说。

我不清楚她有没有自觉。本质是尘土的人类都只会纠结物质上的东西:像是今天中饭吃什么啦,明天用什么化妆品啦,这样那样的种种毫无意义的事情,完全不知道这些土里土气的东西会遮掩住他们灵魂深处的火光。

当然,我这么说并不是在绕着弯子批评她今天涂了唇彩,只是,她为了向我比划她那些从童话书里看来的学识,现在又靠近了我一点。

“在书里银河河床上的沙子啊,每一粒都是水晶,而那每一粒水晶里头都有一股小火焰在燃烧。”
似乎是因为激动,她直接就从椅子上站起身,张开双臂开始向我比划起来,完全一改平时安静温柔的模样,噼里啪啦地开始把她从书本里看到的东西大谈特谈,直到讲到最后说到那书里银河铁道的真正意义的时候才开始消停下来,感慨书里的那个男二有多惨。

“不过能够去到银河上也很好啊,有那么多星星不说,那小鬼不是还见到他妈妈了吗。”为了稍稍安抚一下她的情绪,我努力地从她刚刚一股脑说出来的一大通东西里扯出一个故事概要,对她说:“那个银河铁道其实是生者和死者之间的通道吧。”

“是呢。”她回答道,然后叹了口气,说道:“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呢,生死是人之常情啊。”

不知道我的话有没有起到好的效果。她又回到了平时沉默安静的样子,侧着脸看向窗外。好吧,老天,我估计是把事情搞砸了。这可怎么办,要是被她的羊妈妈发现了,我估计得被烧成灰。

不过还是先拿个番茄酱压压惊吧。骨头脑袋是承受不了太大压力的嘛。不过好像在人家家里用重力魔法找东西不太礼貌。

我这么想着,就从餐桌上站起身,刚想往调料堆那边走,她就把我叫住了。

“不过柯贝内拉和焦班尼,至少在银河铁道上是见了最后一面呢。衫斯,你觉得我们能够一起乘一趟银河列车吗?”

我看着天花板想了想,为什么她老是喜欢为难我这个骷髅脑袋?怪物与人类因为本质不同,种族之间的矛盾也确实不少,没人知道所谓寿命论会是怎样的一个问题,毕竟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就和银河上的星星一样多,谁晓得会有个什么结果。

“你这可真是难倒我了。”我指着自己的骨头脑袋说:“我以前应该告诉你它一天最多只收1个问题的。”

“收多了又会怎么样呢?”她笑着问我,显然是知道了我在开玩笑,又补充道:“难道是会爆炸什么的,像是安黛因的那些番茄?”

“拜托,别提那些番茄,想着我就毛‘骨’悚然。她真不该那样对她的食材的,不过重点不是这些。”我回忆起她最初在手机里给我发的短信是要请到她这里来吃东西的,结果没想到大谈特谈了半个小时……

“弗里酱,”我试着用以前艾菲斯拉着我看的动画里面那些女孩子互相取昵称的方式叫她。“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像是厨房的什么……”

“惨了!”她如梦初醒般地大声叫道,赶忙走到烤箱边小声抱怨道:“我居然忘记把派放到烤箱里去了。”

看来和平大使也有糊涂的时候嘛。我一屁股坐回椅子上,整个瘫在上面。
趁着她在忙活着烤箱的问题,我对她说:“你要是哪天要去那里坐车,记得在那之前叫我一声”

然后我就看到设置好烤箱之后,正一脸疑惑地看着我的她。

还没等她张嘴,我就告诉她:“这样我就可以把我的望远镜也带过去,我会和你一起下车。在银河观测星星这可是怪物里最出色的科学家都没干过的事,而且我看完星星,还能把望远镜借给你看。”

她的脸突然涨得通红,一时半会都没有挤出半句话来。我希望她明白了我的意思。

终于,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又对我说起话来:“那你可不许带笔。”

“好好,”我举起双手道:“这次我和你约好了,不在望远镜上画东西了。”

——————————END——————————
感谢阅读!!

是三百年前的旧文稍微改了改发()
银河铁道真的好好看呜呜

评论
热度(17)
© 宇宙通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