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 SF】Gigi

爱能拯救这颗星球吗?

这话可不好说。

好些恋爱小说总要追求些朦胧的兴奋感,像是隔着面具就溺死在人家的眼睛里,你只能见着人家海似的或是琥珀般的眼睛,你不会去想她的鼻子会不会是歪的,就凭着直觉去告诉自己,那女孩的全身上下一定就和她美丽的眼睛一样美好;又或是看到身材好得不行的女郎,你想不到人家会不会一发火就把高跟靴甩你脸上,脑子里只会想着在美好的夜晚做美好的事。这时候你就说,人就不能有些其他追求吗,像是发明时间机器,又或者是研究新的菜谱。

衫斯合上他的笑话书,整个骨瘫在长沙发上,倒真的有点像人们常说的“躺尸状”又或者是红遍网络的那什么瘫。

这是他在长沙发上度过的看书就睡着睡着又睡醒的第三个循环,如果他等的人还不到他或许就得在莫比乌斯环上拿睡觉做循环运动。

“O.M.G”几个字母幽幽地从衫斯的门牙缝里溜出来,他甚至觉得他再这样睡下去就得rest in peace。屋里屋外只有老掉牙的笑话书和望不着边的黑夜,夜里没星星没月亮,他那感叹时局多变的念头只得放气球。

他在地面生活了十个年头,也可能是十一个。他懒得去数,就像他不想知道现在到底是凌晨一点还是凌晨两点。他听着羊妈妈的请求从“她忘记带家门钥匙你去接下她”到“我把备用钥匙给你你能不能去给她开个门”,心里感叹母亲的心思总是细得很,哪里像他,好好一颗倒立灵魂赖在左胸口,想来想去脑袋壳里都只有让自己清闲的最善策,剩余的空间几乎都被他拿去打理生活,即使他看上去从不管事。

他没心思去猜小人类会不会在下一分钟按下门铃,也没心思去想进了人家家门会代表些什么,更没心思去想有了别人家的备用钥匙能方便以后演怎样的好戏。他现在只想给自己灌点猛料,光是黄芥末可能不够,最好是混点番茄和山葵酱。他想起他要等的小人类发现他奇怪口味时表现出的复杂表情,那时他在心里耸肩,告诉人类骷髅的味觉比她迟钝得多。

他放弃去想东想西,把伸出沙发的骨腿收回来,翻个身就打算继续瘫在人家家里睡,没想沙发边上的小机器开始唱起欢乐颂,又传来敲门声。

衫斯深呼吸一口气,心里想着小祖宗姑奶奶终于是到了家,他只要帮人家开了门就可以回到家继续睡觉,哪里想到等他走捷径开了门,站在门口的女孩困到本就睁不太开的眼睛整个快要合上,背着的包带子快从她的肩上滑下。

女孩看到自家门被骷髅打开,先是揉揉眼睛挤出一个笑,含糊不清地说晚上好麻烦了对不起之类之类,完全没看到骷髅两个眼眶变得和她刚离开的黑夜一样,接着就抬起脚要进门结果一脚踩到骷髅的运动鞋上。

“我该怎么说你好。”衫斯黑着整张脸说着,然后拉着满脸愧疚想要道歉的人类的衣袖,拉着人家小姑娘就进了卧室,尽职尽责地帮女孩把西装外套脱下,看到人家乖乖上床躺着打鼾之后才离开。

察觉到骷髅离开的金色眼睛缩在被子里,轻轻叹了口气。


————————

又是爽文(

评论(6)
热度(29)
© 宇宙通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