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芥末的王马老总

王马小吉推开牙科诊所大门,在开门的瞬间挤出眼泪,高声大喊:“小最原不好了我的嘴巴好疼呜呜。”

最原终一听到王马这一嗓子是头也没抬一下,继续写身边病人的病历,写完就抬头嘱咐人家要好好刷牙,要沿着牙缝刷,不要拿着牙刷随便在嘴里瞎搅就觉得完事,然后再从抽屉里拿出一板止痛药,拿剪刀剪下其中两粒递给病人,说牙要是疼得受不了就吃一粒。

病人听着最原医生的嘱咐连连点头,接过止疼药就一个劲地道谢。起身要走的时候看见王马小吉印堂发黑,两眼瞪圆,像只生了气的史莱姆。他赶紧加快脚步出诊所。

“你又怎么啦?”最原终一问。

“我嘴巴疼呜呜。”王马小吉眼泪汪汪地答道。

最原终一翻出王马小吉的病历,指着他的记录说:“你上次是说牙龈肿了,还不让春川小姐帮你看,硬是把我叫来结果只是红了一点点。”
王马小吉委屈地答道:“那是因为上上次春川把我给骂了。”

最原答道:“那是因为你上上上上次蛀牙我告诉你了要少吃糖结果你再来又有颗牙齿坏了。”

“可我这次不是因为糖吃多了牙疼的!”王马小吉为自己辩护道。

“也是,我都没看你脸肿。”

“我是中午和朋友聚餐吃寿司去了。”王马小吉说完,就变出一盒寿司,又说:“我家旁边那家寿司店不仅可以在店里吃还卖外带的,要不下次我俩一起去吃点?”

最原摆摆手说:“那你这次又是个什么问题?”

王马小吉清清嗓子,道:“那就请最原医生你听我细细道来啦。事情是这样滴。我和朋友出去吃寿司,一共是十个人,坐了两桌。小女孩子坐一桌,我和我那帮大老爷们儿就坐另一桌。”

“你倒是说正题啊。”

“哎别急嘛,“王马笑嘻嘻地说,“我知道现在病人少。”他又继续扯他的皮:“我那桌好巧不巧,唯一一个大个头,至少比小最原你还高一个头。他爱吃芥末啊,就挖了好大一勺芥末去拿酱油拌。而我嘛,就在夹东西的时候,手一个不稳,饭团就掉进他那盘酱油里了。”王马吐吐舌头,接着又说:“那个辣得我找不着北,眼里全是泪,辣气直冲脑袋顶,赶觉自己很快就要上天见神仙了。你别说,我好像恍惚着见着你了,我就开始觉得牙痛。我想起你那个牙钻就觉得牙疼,然后我就来找你了。”

最原终一揉揉眉心,说:“你就为这是来看牙?”

王马小吉道:“那可不,不都说牙疼疼起来要命嘛。我好歹是个惜命鬼。”

“那你打算怎么治?”最原问道:“是要我再给你来一钻子?”

“别别别,”王马小吉摆摆手,乘着最原终一仍是坐着的姿势,俯下身就去咬最原嘴唇。

“我觉得要小最原你的亲亲就能好。”王马小吉看着座位上脸通红的医生笑着说。


——————————————END————————

感谢阅读

是爽文(


评论(2)
热度(18)
© 宇宙通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