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号G

我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到伊波特山不需要什么理由,反正我也不太记得。硬要说的话,可能是因为早上睡懒觉的时候被妈妈从梦里骂醒,结果醒来时发现她根本不在;也可能是因为中午的时候最喜欢的菜的最后一口被弟弟抢走了。
我们总会因为一些事没有按照自己的希望的方向发生,就会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最难过的人,似乎只有死才能结束一切。这感觉就像是突然出了水痘,你不知道它是怎么来的,只知道自己因此感到难过,而且这个麻烦你没法在短期内得到解决。

啊,对不起,我忘了你从没出过水痘,你也永远不会得那种病。
但我相信你现在准是浑身发痒。而你手上的每一根骨头都想戳破我的脑壳,你那内里空无一物的骨头脑壳正在少见地去琢磨如何用不同的方式把一个人不管是身体还是灵魂都置于死地。

算了,别废话了,尽管来吧。

评论
热度(3)
© 宇宙通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