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段子

喂……喂……”

发酒疯的兔子晃着手里的啤酒瓶,打了数个酒嗝。他闭上嘴,原本就因为醉酒而通红的脸现在是又比番茄高了一个色号,像是天蝎星的红眼睛。过了好一会他才张开嘴,憋出算是完整的句子,就“啪”地倒在餐桌上,呼呼大睡起来。

他说:“你们说啊……宽、宽恕真、真的就算是……唔……仁、仁慈吗?”

不得不说,我觉得这确实是个让人听了就忍不住心生疑问的话。

请您想一想,确实,如果一个面向凶恶的人在你的附近,你可能就会想:如果他向你举起刀,那下一秒你的头就会掉到地上的西瓜一样,“啪”地一声掉到地上。可是,如果他并没有这么去做,甚至还向你做了某项让你瞬间觉得他是个好人的事情,或许你就会想:“哇,好像这个人也没那么坏嘛。”

别,我真的不是奇怪的人,请您不要拿那种看神经质的眼神看着我。我也只是认为“总有人会这么想”而已。每个人都抱持着不同的想法也是没办法的事呀,要是全世界的大脑连成一串想必也是件可怕的事。


评论
热度(2)
© 宇宙通信 | Powered by LOFTER